2012年3月,金红祥(前排左一)在中国工业论坛与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前排左二)合影。

  金红祥 我时常想,如果我没来深圳,我会跟家乡的很多同龄人一样,成为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一辈子将会待在那个小地方了。来到深圳,我经历过很多坎,吃了不少苦头,有过挫败也有过成功……如今回想起来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但我还是很感激深圳,因为它给了我宽阔的创业天地和发展空间,我已经离不开这座城市,我的后半辈子哪儿也不会去,我的终生的事业就在这里�

  从,到保安,再到一家电子科技公司的老板,我走的每一步都与深圳的发展息息相关,深圳给予了我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创业空间,可以说,没有深圳,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活了20年,当年的边陲小镇也已经变成了国际化的大都市。这些年,我历经深圳的变化,见证了深圳电子信息业的高速发展,也见证了深圳从“山寨”走向独立自主创新的艰辛历程。

  当时我就意识到,通讯器材可能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新兴行业,并且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辞职去华强北卖BP机

  1972年,我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一个偏远的农村家庭,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当时在我们农村,考大学或者参军入伍是我们改变命运的两种方式,而我由于家庭条件限制,高中毕业后选择了参军入伍。

  1995年我从部队退役回家,我的一位叔叔跟我描述深圳,并对深圳大加赞赏。我听后心潮澎湃,觉得非常心动。我联系了以前在部队时的一位班长,他当时正在深圳从事保安的工作,十分鼓励我来深圳,并称来到深圳可以直接做保安。于是在他的“怂恿”下,1995年11月,我就带着一股“闯”劲坐车南下来到了深圳。

  时逢深圳改革开放后的又一高潮,当时深圳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然而,与很多怀揣着梦想前来深圳的年轻人一样,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上没有任何专业技能,找工作对我来说并不容易。这让我对我叔叔的话感到怀疑,觉得眼前的深圳跟他所描述的深圳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时候一切关于理想的想象,对我来说都是奢侈的,我脑海里当时只有两个字:生存。没过多久,经战友的介绍,我幸运地进入到一家酒店担任保安的工作,那也是我踏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这让我感到十分新鲜并充满着热情。

  我工作的地点在宝安翻身村,那个时候翻身村还是工业区,不像现在这样高楼林立,大多都是七八层的厂房,环境比较差,交通也不方便,坐3路公交车到当时的中心区上海宾馆都要花上好几个小时。也就是在那里,我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资——450元。当时觉得很兴奋,毕竟这在当时还算是中等的水平,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靠自己的双手得到的回报。可能与我出身军人有着天生的责任感有关,不久后我就得到领导赏识当上了领班,带十几个人的队伍。在第三个月的时候,我又升职当了保安队长。1997年,我离开了酒店,换到了华强北新华大厦那里的一家通讯设备公司任保安部经理,工资也涨到了1000多元。那个时候还算过得充实,每天正常上班八个小时,闲暇之余也会抽空学习学习管理方面的知识。

  我平日里也喜欢结交朋友,圈子也比较广。当时在华强北有一个通讯市场,有个老乡在里面卖旧电脑、光盘、BP机等电子设备,我有时会过去帮忙。有一次星期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他店铺里无意看到了一张BP机进货价单,上面清楚地写着BP机的进货价和出货价,他一天的销售量是一百多台,一天的收入就有七八千元接近一万元,那几乎是我一年才能得到的收入。当时我就意识到,通讯器材可能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新兴行业,并且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辞职去华强北卖BP机。

  回到单位后,我迫切地将情况告诉了我们的办公室主任,开始他很怀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在经过我详细地分析之后,他终于表示理解,同意我辞去职务,并劝诫我如果失败,依然可以回来继续任职。

  说干就干,我马上就跟朋友在华强北科技市场合伙租了一个店铺,专门做起了销售BP机的生意。那时的华强北已经成为了供应内地电子产品的大市场,很多内地顾客都不约而同地来到华强北进货,场面十分火爆。在赛格大楼电梯外面每天都排起了很长的队伍,有时甚至要等上一个多小时。刚开始的时候,我由于经验不足,前两个月生意并不理想,每天销售的产品寥寥无几。经过多次总结,加上朋友的帮助,情况慢慢开始好转,就这样我怀着摸着石头过河的心态,终于在第三个月就赚了八千多块,那是我创业赚的第一桶金。

  到了1997年,华强北信息化程度已经很高了,人们对于电子产品市场的嗅觉反应也十分灵敏,都争先涌入这个行业,导致供过于求。1997年BP机行情开始下滑,利润由以前的三十几块钱下降到十几块钱,再到几块钱,意识到市场的变化后,我跟朋友转而又做起了MP3、澳门赌场MP4的生意。

  到1999年的时候,手机开始火爆起来,最流行的就是“大哥大”,而且市场上各种型号的手机层出不穷,利润相当可观,我果断转变思路,并开始重点发展手机业务。一部手机可以取得500元~800元的利润,这也让我的团队迅速成长起来,发展得越来越顺利。2002年,我们将市场扩展至全国,通过很多渠道最终做了一款台湾生产的手机的全国市场代理。

  拥有自主品牌和技术的厂商销售情况很好,例如同类的一部手机,拥有自主品牌的产品比普通代工的高50元利润,这在当时是非常可观的

  科技更新的速度越来越快,手机市场发展得非常迅猛。随着信息传播得越来越广,华强北手机市场竞争也日渐激烈,通讯市场上开始打起了价格战,很多商家为了销量降低售价,这导致了我们手机的购货价与出售价相差无几,利润越来越低,而且,我们也出现了货源不稳定的现象。面对这种情况,我与朋友商量,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主动求变自己去生产手机。其实,那时在中国已经有大批的企业开始自己生产手机了,国内TCL、波导等品牌的手机已经走向市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风险也很大。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母亲和我妻子当时说的话,她们鼓励我说,“我们从农村出来本来就一无所有,就算最后失败了,大不了回家去种田。”我听后态度变得十分坚定,觉得豁出去了,这条路一定要走下去。

  2004年11月,在华强北电子科技大厦,赛博宇华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我们办起了工厂,开始采购一些散料生产手机。公司成立初期,我的团队吃了不少苦头,最少时仅接到几张订单,也做一些贴牌生产。因为我当时所掌握的信息还比较少,资源不多,人脉也还没积累起来,加上技术难度非常大,因此经常会有迷茫和困惑,只是抱着摸石头过河的态度,走一步算一步,也没有长期规划。由于缺乏经验和资金,公司的产品也曾经几次因为质量问题而被退货,好不沮丧。

  但我们没有灰心,一路摸爬滚打,在经营上及时转换思路,不断吸收专业技术人才,规范工厂的生产流程,提升公司产品的技术含量与质量,公司的信誉逐渐上升,也慢慢获得了消费者和同行的认可。

  2005年,华强北市场上的很多商家开始不再使用批发销售的方式来经营手机生意,改为直销自己的产品。手机生产厂商蜂拥而至,各大小商家在生产、设计上都竞相模仿,产品出现了同质化的现象,价格恶性竞争的局面越来越严重。以低成本模仿主流品牌的外观、功能,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创新,最终在外观、价格等方面超越这个产品的“山寨”现象层出不穷。以华强北为代表的深圳手机产业一度被外界誉为中国山寨机的产地,外界更是褒贬不一。

  与深圳众多中小电子通讯企业一样,我们也同样在这条模仿与超越的羊肠小道上一路狂奔。我们做过一些没有品质保障的产品,在影响消费者的同时也损害了我们自己的利益。我们当时订购了10万台韩国的一个爆款翻盖机,但手机屏幕里的排线存在品质不佳的隐患,部分手机在售出后屏幕显示出现问题,我们找到原产厂家,但对方表示他们已经停产了。消费者纷纷找上门来,有的要求退货,有的要求更换新的机器,甚至有位客人直接拿着菜刀来到我们售后服务部威胁。为了消除影响,我们找到新的货源,将存在问题的手机召回开始进行返修。这件事我们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对我的触动非常大,也让我痛定思痛。

  因为价格战、同质化的情况严重,我们发现,拥有自主品牌和技术的厂商销售情况很好,例如同类的一部手机,拥有自主品牌的产品比普通代工的高50元利润,这在当时是非常可观的。2007年,我们转变思路,开始做自主研发,跨越单纯的模仿逐步走“设计、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精英路线。在开始创建自主品牌的道路上,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由于办理入网许可证的门槛高,审批手续也比较复杂,另外公司在品牌建设、网店的拓展投入成本大,盈利的周期长,且创立自主品牌需要更专业的人才队伍与更先进的技术,而我们当时的资源十分稀缺,甚至连广告的投入都必须严格加以控制,与当时国内的金立、步步高等企业在广告上有着十几个亿的投入有着天壤之别。

  事实上,从设计、用户需求方面来讲,自主研发更有独特的卖点,加上也有很多品牌的手机都遇到过外观、设计、专利等方面侵权的情况。例如我们曾经去德国参观电子展,看到中国的一些产品摆在很不起眼的位置,那些产品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因为涉嫌侵权问题,相关参展人员直接被德国的警察带走,这件事给了我们很大启发,让我们认识到专利对于自主品牌的重要性。回国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技术团队沟通,创品牌必须要掌握自己的核心技术,只有这样,我们的命运才会掌握在自己手里。

  此后,我们加大在专利上的投入,2010年,赛博宇华有了自己的第一项专利。直至今日,赛博宇华在手机外观设计、软件应用、二次开发方面拥有数十项专利,并且荣膺了权威部门颁发的手机高新技术企业称号。

  我们越来越多地参加国内外科技展览会,也开始成为深圳自主品牌手机的代表之一。我们推出的SOP和TETC两款手机,在市场上取得了良好反响

  我时常回想,如果不是在深圳,我们还能有今天的局面吗?这几年来的发展,赛博宇华实现了产业规模及产能的综合提升,积极引入国际先进的市场运作经验,加速渠道建设,成功完成了国内30多个省市及港澳的覆盖,加盟了100多个省级核心代理商,设立了近万个网点,全方位覆盖国内市场。深圳作为中国的南大门,又毗邻香港,企业的生态环境、市场氛围与国际逐渐接轨,深圳的信息流、人才流、核心的配套、产业环境为电子信息产业提供了成长的土壤。

  2008年,金融海啸来临,跟大多企业一样,我们也受到了很大冲击,资金链近乎断裂,产业结构遭到重创。当时由福田区政府、科技局、贸易局组成的调研组来到我们这里做调研,我将公司的情况以及做品牌的缘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不久,我就收到了调研组副组长的回应,他称区政府愿意无偿帮助我们搭建展览平台,参加河南、云南等地的国内大型展会,以及海外的一些展览会。同时,还为我们公司与招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搭建合作平台,给我们提供资金支持……最终,我们借此机会打了翻身仗。

  近年来,我们越来越多地参加国内外科技展览会,也开始成为深圳自主品牌手机的代表之一。我们推出的SOP和TETC两款手机,在市场上取得了良好反响。2012年,我在北京获得了“中国工业十大杰出青年”称号。这是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誉,它不仅仅是对于我个人的嘉奖,更是对深圳手机行业转型走上自主研发道路的肯定。

  2014年,正值公司成立十周年,在互联网时代的背景下,我提出三大战略:坚定不移开发自主品牌;坚持国际化,更好地开拓非洲、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市场;互联网化,依靠互联网+布局整个生态圈,为下一个十年做准备。

  我还在家乡投资了产业园,我想把公司部分生产制造的产业转移到家乡,在谋求自身发展的同时,也带动家乡的发展

  深圳无疑改变了我。自从我创业以来,我的家人、包括朋友也纷纷来到了深圳,我的整个家族的命运都因深圳而发生了改变。因为我的家乡地处欠发达地区,大家的收入都不高,每当逢年过节回到家乡,都会有一些亲戚朋友来问有关深圳的事。我在创业阶段,曾带了很多亲人和老乡南下深圳打拼。我当年是两手空空出来闯荡的,深知单枪匹马在一个陌生城市打拼的艰辛。因此,我不仅带领他们进入这个行业,还在需要的时候给予他们一定的帮助。我总是会觉得,这座城市所给予我的,远不止物质,还有温暖,我应该去回馈。

  此外,每一年,我都会投入一部分资金到家乡的建设上,比如助学或者修路。最近,我还在家乡投资了产业园,我想把公司部分生产制造的产业转移到家乡,在谋求自身发展的同时,也带动家乡的发展。

  我来深圳已经20年了,刚来深圳时,这里各方面条件还比较差,但是我把自己的一切,我的事业心,我的未来都押在了深圳。经过二十年的发展,深圳已经成为具有高度前瞻性的国际化大都市。在我的心目中,我始终认为深圳是最公平、最开放、最能施展我才华的一个舞台。

  1972年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1995年来到深圳,现任深圳市赛博宇华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市福田区总商会理事。曾获中国工业十大杰出青年、十大手机行业创新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