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基层公务员,在乡镇上班,也就是大众眼中的“铁饭碗”。经常听人说,还是你们“铁饭碗”好,工作稳定又清闲。不好意思,对这句话,我只能同意一半。不可否认,工作稳定是公务员的优势。疫情期间,身边有人暂时没了工作,那时我会自忖,如果是企业员工,是不是将面临失业危机而惶惶不安?

  没有十全十美的工作。在我看来,公务员并没人们想得那么好,它只是一份平凡普通的工作。

  乡镇是国家行政区划的基层单位。作为基层公务员,我们工作的显著特征是要和老百姓面对面打交道,解决各种鸡毛蒜皮的琐事。另外,不少工作任务来自上级单位,我们要积极贯彻方针政策,保证各种措施平稳落地。

  刚刚过去的2020年,印象最深的是春节期间,单位同事都没怎么休息,先是工作到腊月二十九,然后大年初一返回单位投入疫情防控。遇到紧急情况,不同职能部门要协同工作,我和同事们要不断接收、执行上级部门指示。

  为防止人流聚集,单位辖区内设置了交通卡点,我们的人员要投入不同卡点,同时不停上报数据。不说别的,就汇总上报信息这块,就能证明我并不“清闲”。不同的上级对应不同的表,同样的信息要一次次汇总上报,有的表格只是应付检查做无用功。

  疫情形势稳定后,各项工作逐渐步入正轨。那时,我的愿望是任务不要全部堆在一起派下来。结果一会儿收到这个上级的文件,说要汇总全乡镇某部分工作的信息,截至日期是五天之后;紧接着收到那个上级的文件,说是需要提供全乡镇某部分工作的报告,截至日期是两天之后。不同的上级,对应不同的“deadline”,而且要得都很“急”。

  布置工作,有的上级是下发,有的上级是下发工作提示;有的上级拉了一个QQ群发布指示,有的上级在QQ群之外又建了微信群。天知道我有多少个群。工作忙的时候,我的群消息此起彼伏,跳动着一个又一个的“收到”,直到凌晨渐歇。

  有管理理论按重要和紧急两个维度,将工作分为四种类型:既紧急又重要、重要但不紧急、紧急但不重要、既不紧急也不重要。想要把时间效度最大化,就要最先完成紧急且重要的工作,然后学会权衡紧急不重要的工作和不重要但紧急的工作。然而,对我和同事来说,眼前的工作都显得“紧急又重要”。其实有的工作紧急吗?有的工作真像说得那么重要吗?

  上级部门为减轻基层工作负担,便用技术手段来优化工作流程,初衷自然很好。由于用App整合政务,我的手机内存有三分之一,是留给上级部门的各类App和工作照片的。然而,页面不美观、技术优化不够也就算了,很多App的设计其实没有考虑基层实际,有些风风火火用了一阵子便没了影儿,成了僵尸软件。事后想想为这些App付出的精力,觉着遗憾可惜,毕竟加了不少班。

  到了年底,年终考核开始了,电脑、打印机、手机都很忙。打印机除了打印工作报告,还要打印一摞一摞的照片,因为这是平时开展工作的“印记”。手机除了频繁地联系同事、回复“收到”之外,还要给各种评选投票,关键是投票一般持续十多天,每人每天都要投。

  忙起来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走出校门,我时常感觉没时间思考充电,无比焦虑。不过焦虑着焦虑着,也就习惯了。习惯了办公桌前一坐一整天,习惯了体检报告越来越多的项目亮起红灯,习惯了越来越大的肚腩、越来越不稳定的血压。加班或许没有直接威胁生命,但日复一日的加班,尤其很多本不必要的加班,会消磨原本对工作的激情。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nba直播

  我是一名基层公务员,在乡镇上班,也就是大众眼中的“铁饭碗”。经常听人说,还是你们“铁饭碗”好,工作稳定又清闲。不好意思,对这句话,我只能同意一半。不可否认,工作稳定是公务员的优势。疫情期间,身边有人暂时没了工作,那时我会自忖,如果是企业员工,是不是将面临失业危机而惶惶不安?

  没有十全十美的工作。在我看来,公务员并没人们想得那么好,它只是一份平凡普通的工作。

  乡镇是国家行政区划的基层单位。作为基层公务员,我们工作的显著特征是要和老百姓面对面打交道,解决各种鸡毛蒜皮的琐事。另外,不少工作任务来自上级单位,我们要积极贯彻方针政策,保证各种措施平稳落地。

  刚刚过去的2020年,印象最深的是春节期间,单位同事都没怎么休息,先是工作到腊月二十九,然后大年初一返回单位投入疫情防控。遇到紧急情况,不同职能部门要协同工作,我和同事们要不断接收、执行上级部门指示。

  为防止人流聚集,单位辖区内设置了交通卡点,我们的人员要投入不同卡点,同时不停上报数据。不说别的,就汇总上报信息这块,就能证明我并不“清闲”。不同的上级对应不同的表,同样的信息要一次次汇总上报,有的表格只是应付检查做无用功。

  疫情形势稳定后,各项工作逐渐步入正轨。那时,我的愿望是任务不要全部堆在一起派下来。结果一会儿收到这个上级的文件,说要汇总全乡镇某部分工作的信息,截至日期是五天之后;紧接着收到那个上级的文件,说是需要提供全乡镇某部分工作的报告,截至日期是两天之后。不同的上级,对应不同的“deadline”,而且要得都很“急”。

  布置工作,有的上级是下发,有的上级是下发工作提示;有的上级拉了一个QQ群发布指示,有的上级在QQ群之外又建了微信群。天知道我有多少个群。工作忙的时候,我的群消息此起彼伏,跳动着一个又一个的“收到”,直到凌晨渐歇。

  有管理理论按重要和紧急两个维度,将工作分为四种类型:既紧急又重要、重要但不紧急、紧急但不重要、既不紧急也不重要。想要把时间效度最大化,就要最先完成紧急且重要的工作,然后学会权衡紧急不重要的工作和不重要但紧急的工作。然而,对我和同事来说,眼前的工作都显得“紧急又重要”。其实有的工作紧急吗?有的工作真像说得那么重要吗?

  上级部门为减轻基层工作负担,便用技术手段来优化工作流程,初衷自然很好。由于用App整合政务,我的手机内存有三分之一,是留给上级部门的各类App和工作照片的。然而,页面不美观、技术优化不够也就算了,很多App的设计其实没有考虑基层实际,有些风风火火用了一阵子便没了影儿,成了僵尸软件。事后想想为这些App付出的精力,觉着遗憾可惜,毕竟加了不少班。

  到了年底,年终考核开始了,电脑、打印机、手机都很忙。打印机除了打印工作报告,还要打印一摞一摞的照片,因为这是平时开展工作的“印记”。手机除了频繁地联系同事、回复“收到”之外,还要给各种评选投票,关键是投票一般持续十多天,每人每天都要投。

  忙起来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走出校门,我时常感觉没时间思考充电,无比焦虑。不过焦虑着焦虑着,也就习惯了。习惯了办公桌前一坐一整天,习惯了体检报告越来越多的项目亮起红灯,习惯了越来越大的肚腩、越来越不稳定的血压。加班或许没有直接威胁生命,但日复一日的加班,尤其很多本不必要的加班,会消磨原本对工作的激情。